主办:陕西省水利厅
日期:
陕西省水利厅-秦水文化
  当前位置: 首页秦水文化

指尖岁月

0
来源: 李高艳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15 10:04     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 
      二月初,才立春的渭北塬上依旧清冷。大田里越冬的小麦油菜因干旱蒙上一层灰;果树的枝条开始泛青,枝头的花苞小小的露出红色点状;解冻的田地因为缺墒而皴裂,这个季节最需要水了,渭北塬上这个季节永远都是缺雨。  

      那一年,二十岁的我和几个同龄人一起去单位报道,路上几个年轻人怀着对未来的憧憬,叽叽喳喳讨论着单位会是什么样子。车从县道拐进一条土道,车驶过,那条路在干旱的春天风起土涌。

      灌溉农田和供水的抽水站大都坐落在远离村镇的黄土崖下,早些年还没有水泥路,许多生活必须品需要去几里外的镇点去买,物质的短缺尚可忍受,精神世界的空虚对于年轻人来说,是磨难。夜色里一台破旧的电视机时好时坏,好的时候有限的三五个频道看着外面的世界,坏的时候年轻人围成一圈骂电视,这样的夜色格外空冷寂静漫长,漫长的总等不到黎明,年轻的心在虚空中浮躁慌乱渐渐荒芜。涉农单位的工资一直不高,单位门口的标语牌上,“水利人要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”说的直白而透彻。基层小一点的抽水站只有三五个人,城市的孩子刚进单位报到后,常常在黄昏的夜色里遥望家的方向发呆许久,潸然泪下。我们一起报道的七个人先后走了三个,留下来的很长时间在夜色里给家打电话,说着说着突然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   稀稀疏疏的炮竹声响起,空气中飘着淡淡的火药味,预示着乡下的年还未过完。然而干涸的土地不能再等待,越冬的庄稼急需水的滋润,抽水站的人早早到位,春灌已经开始。初次参加灌溉的我们欣喜的趴在出水洞口,巴望着黄河水涌出来的情形,想象着该是多么壮丽的场景。师傅们早在机房忙碌了,也没有叫这些充满好奇的孩子们。听,洞子里有了动静,响声越来越大。看,泛着白沫的水头夹杂着树枝野草从水洞里涌了出来,想象中的碧水清涛却成了的浑黄泥水,气势依旧但浑浊与脏和想象里的终归有了落差。拦污栅前的师傅们忙碌地打捞水中的杂物,前池的水位随之开始上涨,眼瞅着就要涌上平台了,一声巨响,开机了。伴随着轰鸣声前池的水面上起了个大大的漩涡,旋即水位极速降低,前池红色的水位线露出来了。紧接着两台、三台......,流道的水逐渐趋于稳定,漫长的灌季开始了。  

      师傅骄傲的说:抽上塬的水一部分直接引到了田间地头浇灌庄稼,一部分送给下一级泵站,黄河的水就这样一级一级被输送到黄土台塬,我们这个系统最高处要八级呢!这是渭北最大的灌区,水浇田调整了当地传统的产业结构,让灌区人的生活水平有了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  运行是单调的,相对于运行检修是更辛苦。机器运行不稳时,半夜加班抢修。打开泵盖,初春的水依旧刺骨,满是油污的手从泵体的积水里抽出来,想暖和一下也无从着手。湿淋淋的工作服在寒风里瑟瑟发抖,机房灯光的明灭悄悄画出了一圈圈年轮。春灌和夏灌间隔极短,夏夜荒郊野外,蛇鼠和蝎子是很常见的。女孩子初时娇气的一惊一乍在时间里渐渐变成了汉子。不动声色的看着蛇慢悠悠从面前游过,大大咧咧拿着手钳夹住墙上的蝎子,夜半猫头鹰的叫声从初时的刺耳悚然到习惯后竟有点悠扬悦耳。夏日温度高,田里的庄稼都抢水,整个灌季机组都是满荷满载运行。深坑里的机房本就闷热,加之机器散发出来的热量,室温常常高达50多度,抢修机组的师傅们衣服不用拧都在滴水,毛巾擦过油污的脸,一层汗就洇花了面孔,年复一年,从一起上班同事脸上看到岁月刻下的痕迹,瞬间明白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把一代人变老。

      原野的天特别蓝,午后徜徉在渠道边,看着满渠河水又想起那个一直萦绕自己心头的问题,究竟是这片土地需要我还是我离不开这片土地,思索许久,好像都不是。当我目睹渠水流到田间,那枯黄耷拉的庄稼瞬间青绿笔挺时,心底油然生的成就感使我明白,这就是坚守的理由。水利是农业的命脉,这些呵护命脉的人呢?就是国家农业丰收的守护神!与其它行业比,这个行业的确寂寞清贫,值得欣慰的是,田里的庄稼在我们的辛勤劳作中,一年年一季季粒多籽满。

      一阵风吹过,青砖碧瓦的楼房夹在绿树成荫繁花似锦的绿化带间,机房的设备一茬儿换新的了,带隔音的空调值班室,再不酷热聒噪,花园式泵站惹得在城市清灰冰冷的水泥房里呆久的人流连忘返。自动化使值班人员的工作量减了许多,项目建设给站区带来的改变恍若一梦,却又实实在在的呈现在我们眼前。我和师傅站在改造后的泵站前感慨万千,往事渐已成为尘封的历史,偶尔给新来的孩子讲起站区在连阴雨的泥泞里买不到生活用品,买不到菜,他们一边用手机上网,一边在空调下一脸懵懂。

      岁月在指尖跳动、流失。从孩子到孩子妈妈浮躁的心早趋于平静,但平静下面总有些不甘。厂房与设备都已更新,那台最大的水泵退役去了水利博物馆,我和同事们怀揣着那点成就感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  一批批学生来了,又有几个走了,水利人依旧清贫寂寞。
 

Tags:

    审核:王辛石     责任编辑:王剑     编辑: 刘艳芹
陕西省水利厅-秦水文化
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,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,然后同时按下“Ctrl ”与“Enter ”键,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,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。
网站地图联系方式
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   陕ICP备:14004168号
单位地址:西安市尚德路150号   邮 编:710004   网 站 电 话:029-61835268    邮 箱:sxsl_2010@163.com
硬件支持: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