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:陕西省水利厅
日期:
陕西省水利厅-秦水文化
  当前位置: 首页秦水文化

枯井秘密

0
来源: 引汉济渭协调管理办公室:吕宗儒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11-10 09:11     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      故乡在渭北旱原丘陵沟壑的小山村。摁动时光记忆的开关,五十年多前的尘封往事浮现眼前,在村头土崖下曾有一口枯井,它隐藏了我家一个秘密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土崖有十多米高,周边是弯弯曲曲的山路,远远的看去,土崖上的整个村庄,在远山的环保陪衬下,就像一艘停泊在港湾的巨型航空母舰,我的父辈和三百多口众老乡亲,就居住生活在土崖顶的坡原上。那口枯井就在土崖底下东南侧凹部,离路边有三四米。土崖周边树木遮天蔽日,坡坎上杂草茂密,清晨炊烟袅袅,傍晚夕霞满天,给人以世外桃园的幽静。

      乡亲们下地劳作,外出办事,走亲访友,孩子们上学,都要从枯井旁的路段经过。行经枯井口,大人们总是步履匆匆,而有的小孩子则探头探脑,想看个究竟,但总是看不到井口。因为那个黑乎乎,时隐时显的枯井口虽早被杂草烂树枝半遮半掩了,但给好奇心特强的孩子们,以深不可测的神秘,既想看个究竟,又望而却步。记得有一年夏天,我和几个小玩伴在路边玩耍,不知是那个爱恶作剧者,怪腔怪调的呐喊了一声,结果吓得大家做鸟兽状,一哄而散。

      听爷爷说,枯井是最早到这里居住的祖先们挖的,有三十多米深,水质不是很好,且时有时无,不能满足全村人生活用水,加之有一年秋天,一头犍牛耕完地后脱缰在村头吃草,望见崖坡上枸树叶子翠绿,跑到崖坡上够着吃,结果失蹄落入枯井,井深牛大,难以搭救,从此往后,井便先荒芜而后干枯了。

      “文革”席卷大江南北,长城内外,就连“山高皇帝远”的偏僻小山村也被卷入其中,不久后上级派来的工宣队住进了生产队。轰轰烈烈的“破四旧”,可以说殃及到家家户户,因为凡是封资修的东西要统统消灭,否则就要兴师问罪。这期间时不时见到有人在村头,打麦场边窃窃私语,交头接耳,比比划划,甚是令我迷惑。有天晚饭后听见母亲跟大哥说,人家都悄悄把东西往枯井里扔。又压低嗓子在商量着什么。随后就和大哥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  过了两天,我从二哥嘴里知道了村里人往枯井里扔东西原故。原来是他们要把家里的所谓“封资修”彻底解决。我这才恍然大悟。更让我吃惊的是母亲和大哥在他们说话后的那天晚上夜深人静,也偷偷摸摸往枯井里扔了东西。除了近百本线装书外,还有一把佩剑。这些东西如果被人搜到送到工宣队,就会成为我家被划归“上中农”或“富农”的铁证。

      我曾经看见过佩剑一次。它有一尺多长,剑刃靠把柄的地方刻有一行楷书小字:黄埔军校第十六期毕业班XXX留念。落款是蒋中正赠。这是伯父的遗物,伯父以优异成绩考入黄埔军校,毕业后被委派到宁夏任职,因战而亡,年仅二十四岁。爷爷受此老年失子之痛而精神疯裂,不久撒手人寰。

      “文革”中,有个村干部认为,我家先前被划定的中农成份太低,应重新划为上中农或富农才“合理”。好在工宣队领导对此迟迟不表态。此事也就“木”未成“舟”。随着“文革”的结束,也就不了了之。如今土崖上的老房旧屋已无踪影,土崖也已被移为平地,各家各户盖起了两层楼房,用的是甘甜清亮的自来水,而枯井已没了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  今天想想,除了母亲和大哥扔下的线装书和佩剑外,村子里许多人家还有多少秘密被藏匿在了枯井里!这肯定已是个无法解答的谜底。
 

Tags:

    审核:王辛石     责任编辑:王剑     编辑: 刘艳芹
陕西省水利厅-秦水文化
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,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,然后同时按下“Ctrl ”与“Enter ”键,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,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。
网站地图联系方式
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   陕ICP备:14004168号
单位地址:西安市尚德路150号   邮 编:710004   网 站 电 话:029-87463268    邮 箱:sxsl_2010@163.com
硬件支持: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   软件支持:西安迪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   电 话:029-865638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