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:陕西省水利厅
日期:
陕西省水利厅-秦水文化
  当前位置: 首页秦水文化

离别,在千里之外

0
来源: 渭南市石堡川水库灌溉管理局:李剑锋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9-07 09:09     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
      七月流金似火,是一个收获的季节。女儿从长安大学毕业,被保送到浙江大学,在建筑工程学院攻读市政专业研究生,妻和我谋划着,要千里送女儿去杭州读书。

      女儿离开西安的日子越来越近,离别的感觉愈来愈浓,我让女儿回澄城的家里呆呆,但是女儿在西安,每天外出,与同学握手言别,忙于应酬,很少在家里呆,毕业喜悦冲淡了离别伤感。七月中旬,女儿又在小区附近找了个家教,有事可做,更是不愿意回到澄城的那个家。

      那时妻正闲散在家,我劝她去西安,陪女儿多呆些日子,以后母女相聚厮守的日子会越来越少。妻在西安那个家里,与女儿开始了一场母女大戏,时而母慈女孝,连搂带抱,其乐融融,时而鸡飞狗跳,乌嗷乱叫,前一秒母女还是如漆似胶,笑声朗朗,喜气洋洋,后一秒就是叮咣就哨,母女大战,哭声一片。女儿撒娇耍横,妻在乐哈哈中享用这种骨肉之情,不时在微信圈里晒着幸福。

      离开西安去杭州,女儿打电话与父母和岳母道别,带着叮咛和祝福,我们一家三口来到西安火车站,坐上了Z88次列车,这趟车是由西安到杭州的一趟直达特快列车。走时西安高温酷署,炎似火烧,我们大汗淋漓踏上征程。天刚擦黒,我们离开渭南,火车一路向东驶去,躺在卧铺上,听着火车与铁轨磨擦声,我们很快进入梦乡,一觉醒来,火车已经到了南京,过了四五个小时,火车来到了杭州。

      下了火车,热气扑面而来,杭州的热与西安不同,同是烈日艳阳,空气却似蒸笼一般,汗水不停地淌出,先是汗流颊背,后是挥汗如雨,不一会汗水湿透了我的衣裳。女儿看路线查公交,我们摸索地来到浙江大学,在校门口,女儿说:好激动!好期盼!是啊,女儿凭借大学四年拼搏,从一所211大学保送到985大学就读研究生,勤奋努力让她的人生实现了二次飞跃。

      妻给女儿宿舍收拾停当,来到宾馆,躺在床上,稍做休息,女儿搂着妻说:妈妈是我的,话音刚落,满是喜悦的女儿不由得呜咽起来,妻和我的心愈来愈重,送女千里上学读书,安排停当,便是离别时刻。女儿先是哭哭啼啼,后是痛哭流涕,妻不停劝慰,多是励志的话语。
想起四年前,女儿离开我们去西安读大学,西安离家二百多公里,女儿进了大学门,宿舍安排停当,只是简单交代一番,女儿轻轻与我们拥抱,在我们目光中安然上楼回到宿舍,那时女儿转身离开,没有回头再望一眼,还沉浸在走进高等学府的一片激动喜悦之中,丝毫没有一点依依不舍的表情。妻在回澄城的路上,不停埋怨女儿心这么狠,没说回头望一下,那时妻的眼里还暗藏着泪水,却没有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,因为那时妻心里也清楚,要来西安看女儿,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,只是个把钟点之隔。

      后来在西安有了家,女儿心里更是踏实了许多,冬季父母常住西安,平日里我和妻经常往来西安,随时都能见面,女儿四年大学生活,貌似没有分离,而今女儿身在杭州,相隔千里,见面只能是电话里听来音,微信和QQ上看音容,再也没有相拥相抱的温馨。

      我是第一次来杭州,妻和女儿已经来过,对游玩是不愠不火,将心思放在特色小吃上,全然不似我急不可待。白天妻和我游西湖,玩乌镇和西塘,逛千岛湖,女儿去实验室,晚上相聚在宾馆,呆在一起,开始时大家表面装着无所谓,极力掩饰着各自情绪,静然无语时,女儿便哭哭啼啼,将快乐冲得一无所剩,气氛顿然伤感,妻和我强忍泪水,告诉女儿多是坚强的话语,将心思放在学习上的励志话语。

      在一起,女儿多是泪流满面,弄得妻和我心里恓惶,和妻私下商量尽快回归,好让女儿安心上学。这时妻埋怨来时未订返程票,回去成为一件头疼的事。

      女儿和我在网上抢购返程火车票,在宾馆里我们绞尽脑汁地想着回家的事,突然我的手机一声提醒,抢票成功,是明天十点归程的火车票。喜悦突然而来,却又嘎然而至,女儿哇地哭出了声,临别时刻真正到来。妻的劝慰阻止不住女儿地哭声,任由女儿哭了一小会儿,妻和我默然静坐,看着女儿,那是临别哭声,女儿越哭越伤心,越哭越委屈,那哭声,透着不舍和凄凉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清晨,去浙江大学食堂吃早点,妻和女儿离开饭桌,搜寻着火车上要拿的饭食,我给母亲打电话,告诉我们的归期。问起女儿状况,我说:白天在实验室,不多见面,晚上呆在一起,就是哭哭啼啼。母亲说:多亏他们没去,要是全家都去送,人多女儿会更伤心。
母亲已是年迈之人,见不得离别场面,尤其是把心爱的孙女留在千里之外,更让她离别时伤心不堪。让我告诉女儿,再过两三个月,她和父亲一起去杭州看望女儿。电话里她千叮咛万嘱咐,不要让女儿去火车站为我们送行,要不孩子一人回学校,途中多凄惨,又不安全,说得我心里酸酸的,泪水差点涌出眼敛。

      用滴滴打车软件叫了辆出租车,在等车之中,妻将已经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女儿嘴撅着,眼圈红红的,泪水藏在眼敛,紧紧抓住妻的手不放,车来了,我和妻分别与女儿匆匆拥抱,叮嘱她注意安全,将心思放在学业上,逃也似的钻进车里,不敢回头望女儿一眼。

      出租车启步,妻醒过神在车里回头再望,说怎么看不见女儿的身影,话音末落,眼泪刷地流了出来,我眼敛也是一热,眼底发酸,强忍的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。看着妻子,我想到20多年前我上大学情境,脑海中浮现父母送我上学往事,母亲盼望果子成熟,成熟了却又怕掉落,那是一种半是喜悦半是悲哀最难与人言的慈母情怀。

      妻不停念叨:还没给孩子买全日用品,嗔怪我抢票的日子有些提前,其实在妻心底:杭州的天空再蓝,周边的景色再美,妻都无心留恋,当与女儿离开那一刻,总觉得给女儿还有什么东西没置办齐全,实际上那是妻难以言明的牵挂与慈母情怀。

      多年前,我有个大学学友,女儿考上南京某所大学,在女儿答谢宴上,谈起女儿孤苦一人在遥远而陌生的城市里上学,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陪伴,说着说着不由得潸然泪下,呜呜哭出声来,我们曾戏谑:男儿有泪不轻弹。

      坐在火车上,我木然望着窗外逝去的风景,嘴里哼着:“我家住在黄山高坡,大风从坡上过来,不管是西北风,还是东南风……”,女儿离我越来越远,想起将女儿一个人留在遥远而陌生的杭州,女儿带着泪水的脸不时地浮现在我眼前,哼着哼着,我的泪水不禁悄然从脸颊流下,到现在才明白学友流泪的缘由,都言男儿有泪不轻弹,又有谁知动了情的男人,心在痛,泪水又怎能止得住。

      平日里,女儿在家中,在你身边任性撒娇,让你爱恨交加;在你耳畔恬聒,让你烦不胜烦;对你耍横,让你无可奈何,那时妻和我的心里总是满满的。回到西安家中,家里清静了许多,和妻对望,仿佛整个人被掏空似的,心里空落落,些许惆怅涌上心头。
原来,女儿在那里,妻和我的心就在那里。

 

Tags:

    审核:王辛石     责任编辑:王剑     编辑: 刘艳芹
陕西省水利厅-秦水文化
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,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,然后同时按下“Ctrl ”与“Enter ”键,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,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。
网站地图联系方式
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   陕ICP备:14004168号
单位地址:西安市尚德路150号   邮 编:710004   网 站 电 话:029-87463268    邮 箱:sxsl_2010@163.com
硬件支持: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   软件支持:西安迪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   电 话:029-8656385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