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办:陕西省水利厅
日期:
陕西省水利厅-秦水文化
  当前位置: 首页秦水文化

再回金山寺

0
来源: 陇县水土保持工作站 苟筱霞 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07-17 09:07     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
      金山寺其实没有寺,金山寺只是陇县曹家湾镇一个偏远的村庄名字。

      说起金山寺村,还得从十九年前说起。

      那是1999年的初冬,我在“陇县金山寺流域综合治理工程”工地任施工技术员。当时的交通条件没有现在这么便捷,管工地的人是要长住工地的。我就住在距离金山寺村五六里远的米家山村村委会,而且一住就是一个多月。

      每次去工地,我需要从县城坐客运班车,到达曹家湾镇的三里营村,也就到了北山的山脚下,然后沿通村公路步行六、七公里上山,才能到达米家山村。所谓的通村公里,只是沙砾石硬化路,虽可行车,但路况很差,路面坑洼不平,一遇到大暴雨常常会被冲毁,中断交通。
北山梁从东至西依次分布着王家湾村、米家山村和金山寺村。王家湾村距离我住的米家山村也有六、七里的山路。

      那时,实施快一年的陇县金山寺流域治理工程,只剩下水保林栽植工程没有完工。栽植水保林的工地由王家湾村沿北山梁从东向西,至金山寺村,断断续续绵延十几里的荒山荒坡,规划全部栽植刺槐林。

      我每天需要做的工作是,独自一人沿北山梁步行到王家湾村周边栽树的工地,沿北山梁一路向西,边走边逐个工地检查刺槐栽植质量,发现问题及时进行纠正,且需要不厌其烦地给栽树的群众讲解栽植技术要求,并不断做着示范。直到检查完金山寺的栽树工地,再返回住的米家山村。这一个来回就是十几公里山路,每天往返一次,直至水保林栽植工程完工。

      “陇县金山寺流域综合治理工程”结束后,我再没去过金山寺。在金山寺流域施工期间,我认识了今生最要好的朋友,交往至今,友情日深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

      再回金山寺,已是十九年以后了。

      2018年7月2日下午,仲夏的斜风细雨飘洒下来,像是走错了季节。我与几名同事去天成镇办事,办完事准备去固关镇参加一个会议。同事开车抄了条近路,翻过两架山梁,很快就到了固关镇的水滩村,这里距离固关镇已经不远了。虽然是通村公路,但早已经修成了平坦宽畅的水泥硬化路。这条翻山路,正好路过金山寺。

      车子穿行在迷蒙的雨雾中,行至金山寺,赫然入目的,是公路两边葳蕤的刺槐林,满眼的绿意盎然,绿得滴翠,绿得耀眼,像蜿蜒的绿飘带在山梁铺展开来。雨落在树叶上,发出“沙沙沙”的响声,刺槐林里有无数种婉转悦耳的鸟鸣声,跟比赛似的此起彼伏,象极了动听的音乐会。受到惊吓的灰色野兔,背上有黑条纹“纹身”的小松鼠,肥硕的野鸡,迅速地从车前蹿过,钻进密不透风的刺槐林,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  看到眼前的一切,我眼眶发热,突然有种想落泪的冲动。这可是十九年前,我负责实施的水保林工程啊。这里的每一座山头,每一片树林,我都用脚步丈量过不止一遍。

      我做梦都没有想到,当年在金山寺栽植的刺槐林,长得如此茂盛葱郁,且早已成为众多小动物们栖息的理想家园。山林草木,含珠带露,万物欣喜,我亦欣慰。

      有人说:人老了以后,回头看自己一生走过的路,总得留下点什么,才不枉活一世。

      金山寺,我一定还会再来的,再看一眼我自己的刺槐林,自己的“野生动物园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

 

Tags:

    审核:王辛石     责任编辑:王剑     编辑: 刘艳芹
陕西省水利厅-秦水文化
如果您在本页面发现错误,请用鼠标选择出错的内容片断 ,然后同时按下“Ctrl ”与“Enter ”键,以便将错误及时通知我们,谢谢您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。
网站地图联系方式
陕西省水利厅版权所有 Copyright by Shaanxi Province Department of water resources   陕ICP备:14004168号
单位地址:西安市尚德路150号   邮 编:710004   网 站 电 话:029-61835268    邮 箱:sxsl_2010@163.com
硬件支持:陕西省水利信息中心